移动端

正在播放:方媚的马桶奴隶

收藏 694 分类:重口味区 标签:

上传者:管理员

上传日期:2021-05-13

视频打赏
打赏加载....

该视频被 0 位网友打赏过,总额为 0 金币


  「知道吗,你要把嘴里的咽下去,再给我舔。今天我不上公司了,你也不要

上班了,就给我舔。我今天会很难过,你要好好服侍我。别怕,小曼说了,女人

的经血最干净了。你要把我流出来的东西都喝下去。听到了吗?」


  「听到了,主人,」陆凯感到一阵恐惧,他从来没有吃过女人的经血,但他

无法拒绝主人的命令。


  「把嘴封到我的阴道上,用嘴唇裹住,然后吸。如果流到床上一滴,我就打

死你。」



  第四十章 张琳丹


  「琳丹,起来了吗」媛春舒服的躺倒在床上,把陆凯的头夹在大腿的中间,

她拨通了女友琳丹的手机。


  「正睡觉呢,几点了?「琳丹睡意朦胧的声音


  「你可真会享受,都九点半了,懒东西。还不起床,」


  「哎呀,才9点半,我又不上班, 干吗起那么早, 而且我昨晚睡的太迟

了。有事吗? 这么早就来吵我。」


  「我大姨妈来了,问你,可以让我的奴吃下去吗?」媛春显然对放陆凯吃自

己的月经有些拿不准。她把手放在陆凯的头上抚摸着他的头发,陆凯的嘴正紧紧

地包在她的阴部,他的嘴唇正用力的吸着她血淋淋的阴道。


  「你这么早吵我,就是为了这个?」


  「对呀,不行吗?」


  「唉呀,没事的,让他吃吧。」琳丹的声音中仍有些沙哑。」觉都不让人睡

」。


  「你的M吃过你的吗?」媛春还是有些不放心,「我今天肚子涨的很,估计

很多呢。」


  「我的M当然吃过了。上个星期我来月经的时候,小梁几乎一点都没浪费。

你就放心吧。有的男人专门喜欢吃女人的月经呢,不过我们倒要当心,这时我们

的子宫里有创伤面,容易感染。」


  「好吧, 既然如此, 陆凯,你听好了, 从今往后,你每个月都要把我

的月经吃下去。」


  「喂, 你慢慢折磨你的奴吧, 本小姐还要睡一会儿呢。」琳丹关上了手

机。


  张琳妲是一个时尚前卫而又野性十足的女人,1963年出生在成都。她身

高168,体态性感,相貌迷人,由于大腿修长,她看上去比实际身材要高。在

高中和大学期间,她就一直不乏追求者。1986年,南京大学外语系毕业后,

她被分配到江苏省外办工作,后来转到省旅游局。1988年,在一次陪团时认

识了她后来的丈夫,一个比她大16岁的德国男人。一年后,她嫁给了他,并移

居德国汉堡。


  其实,在结婚前琳丹就很前卫,刚满25岁的她就已经跟五个男人发生过性

关系。


  十九岁大学一年级时,她交了第一个男朋友,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北方人。

交往四个月后,第一次就给了他,而他当时也是第一次。她当时很纯真,希望他

就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一个男人。他很爱她,就是从小被宠惯了,人自我一点。

好景不长,在她们维持了一年性关系以后,她偶然间发现他跟他以前的一个女朋

友在大街上偶遇,然后两个人就去宾馆开房间过了一夜。她发现以后人差点崩溃

了。他说他和那个女孩子以前没做过,他也没真正的爱过她,但是不知道怎么了

那天晚上就糊涂了。她不想听他的借口。痛哭后,她依然留在了他身边,因为自

己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但是心里这个疤痕怎么都平衡不了。她和男朋友之前的感

情有了很大裂痕,弥补不了了。


  暑假的一天,邻居男孩来她家里玩,聊到大学生性问题,她就趁机勾引了他

,发生关系了。她自己很清楚,她一点都不喜欢她这个邻居,但是当时心里一方

面有一股仇恨的火焰,觉得想报复她的男朋友,另一方面,想让自己也有污点,

这样自己就不会太埋怨男朋友,借此来寻找心理平衡。那个男孩兴奋极了,说琳

丹一直是他的偶像。事情过后,她和邻家男孩再也没联系,他去外地工作了,她

也没有把这事情告诉她男朋友,只是自己埋在心里。


  可是跟男朋友在一起,却越来越觉得感情空虚,觉得他不是自己一辈子能托

付终身的人。


  男朋友在她大三的时候毕业,回到他家乡工作,那时候她正好留在学校参加

毕业前的实习,那时,她对男朋友的失望已经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学校里追她

的男生很多,两个外语系的男生大胆追她,她不理。课余时间有时跟几个朋友一

起玩,其中有男有女。是大家在一起很哥们的那种。一个英语专业的男生让她产

生了好感。他有女朋友,在外地。一天晚上琳丹和他看电影的时候,她们的手开

玩笑地拉在了一起,就没分开,然后他莫名其妙地吻了她,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在

刹那之间爱上了他,好像自己悬空的感情突然间找到了一个依靠。


  接下来的日子,她们天天在一起玩,发生了一次性关系。她觉得自己越来越

爱他,想跟原来的男朋友分手。于是她坐火车到了男朋友家,把事情都告诉他了

,他却不愿意分手,说她这样都是他的错引起的。他还想跟她从头再来。于是她

男朋友打电话给她的那个「朋友」,要跟他谈一谈。但是他接到电话什么都没说

,只是让她听电话,说他听到她男朋友声音的刹那间觉得她跟他的关系是不对的

,他对他原来的女朋友也有责任,他不能跟她分手跟她在一起。当时她非常非常

的伤心,觉得自己鼓起勇气放弃一切来爱的人,却好像在玩弄她。她的男朋友仍

然用他信誓旦旦的痴情把她留在了他身边,但是她们的感情已经名存实亡了,她

的心已经不在他身上了。她迫切的想找一个出口,让自己离开他。


  大学最后一年,她又认识了另外一个男生。这是一个学经济的,在一次聚会

上认识的。开始只是寒暄,后来越聊越投机,他告诉她他一直在注意她,一直在

暗恋她。他不能追她,是因为身边也有一个很爱他的女友。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

对她的感情已经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说要等她一辈子,他决定要为自己一辈子

的幸福努力一次了。琳丹很感动。在学校附近的宾馆里,她们发生了关系。


  为了她,他放弃了他原来爱他死心塌地的女朋友,放弃了在他家乡考公务员

的机会,一切都为了和她在一起。和他在一起,他给她的是一份火热的爱,她们

虽然很少在一起,但是感情很和睦。他不在乎她不是处女,她告诉了他她过去所

有的事情,他说只要她以后只爱他一个,他不在乎她的过去。这个男友在她之前

是个很花的人,他在初恋时受伤很重,从那以后就对感情失望,性生活比较随便

,跟六七个女孩子有过关系。他对在她之前的那个女朋友是一种感激的心情,因

为她出现在他心情最低潮最颓废的时候。那个女孩子让他走出失恋的痛苦,而且

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但是他不爱她,只是觉得自己对她有责任,而且她对他

很好,他们才在一起。直到他遇见她,他决定放弃一切来拥有她。


  可是在她们相处快半年的时候,她又在一个偶然情况下发现他跟一个网友有

了一次性关系,她好震惊,觉得他那么爱她,怎么也会背叛她。当时也很伤心,

但是比发现她第一个男朋友出轨的时候平静一些了,可能经历了一次类似的事情

,有点麻木了,觉得男人都会这样。大学毕业以后,她分到省外办。


  这时,她结识了罗媛春,由于两人被公认是省政府机关中最漂亮的两朵花,

两人很快便成为朋友。当时媛春已经结婚,并有个四岁的儿子。而追琳丹的男人

可以排成一个班,给她介绍对象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媛春经常参与帮助琳丹挑选

男友。


  这其间,琳丹认识了一个省直机关的副处长,此人不久便对张琳丹展开了攻

势,不久琳丹同他上了床。但那个人官瘾很大,对仕途看得很重。升官总是摆在

第一位,而女友总是第二位,虽然他对琳丹也似乎一往情深。


  这时,琳丹想出国。而在省外办纪律太严,所以她决定去省旅游局。不久就

在一次陪团时结识了一个叫翰思的德国商人。这个高大的男人在她第一眼看到他

时,就觉得他是她喜欢的那一类型的男人,跟中国男人太不一样了,不仅高大英

俊,而且爽快,也很有绅士风度。同他走在一起时,她闻到他身上有很好闻的味

道。一次吃团饭时,她坐在他身边,她看清他的衬衣扣,再上去是他的下巴颏。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他的手。


  琳丹很在意男人的手。如同在意男人的腿长不长。通常只有这种类型的男人

会吸引她。个高的腿很长的,手很干净的,另外,多少带点阴柔气。刚好他就是

。他的手很干净,指甲修剪的很齐整,圆润而有光泽。


  她告诉他她喜欢他的手的时候他就笑了。说早看出来了。眼神不一样的,看

别人和看他就很不一样。她的眼眯着,他说,象是在想坏事。她笑了起来,真是

,这人也太狡猾了。


  14天的全陪,给她俩提供了机会。俩人谈的很开心。她也难道有机会这么

练习自己的德语。后来,她觉得爱上了他。而翰斯也喜欢她。在德国人临走的前

一天晚上,琳丹同他上了床。


  那天晚上,她去酒店一楼的酒吧找他。


  他喊她的名字的时候,嗓音其实是变化的。似乎是跟着光线的强度改变。晚

上八点半左右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有硬度。一节是一节,象是被焊接过了的。

到了有暖风吹过的夜灯初上时分,他的声音变的象远方渐淡的天色那样模糊不清

了。在他的手伸过来拉住我的手的那一瞬间,一切忽然明确的很。


  但琳丹不愿意以清醒的姿态和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发生任何不清楚的关系。

所以,当他的嘴唇贴过来,她还能清楚的分辨出他身上哪是烟味哪是香水味的时

候,她转过头去要了一杯威士忌。


  这个德国男人显然已经喝了很多的酒。他的手在她嘴唇上轻轻的揉搓。四十

分钟后,她已经有些晕了。他请她去他的房间,她说她起不来了,腿发软。他扶

着她上的电梯。一下电梯,她说「你抱我吧」。他抱起她。腾出一只手开始挤压

她的胸。一进他的房间,他就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扣子,把手探进去。他的手很

热,她感觉的到。她想大概他的那里也烫人的吧。她伸手去试探了一下,听到他

暗暗的闷叫了一下。


  他看上去很着急。她喜欢看男人着急的样子。很喜欢。觉得那是很写意的享

受。她说她想喝水口,渴的很。「可以,宝贝。从那一刻起,他不再喊她的名字

,而是叫她宝贝。


  他几乎没怎么花时间在前戏上。事实上已经不需要了。在电梯里在走廊里已

经是山雨欲来之势了。好在很夜了,电梯里没有人看到他鼓胀的欲望。他的手进

入她湿润之处,来回的抽动。他的舌象他的手指一样灵动,舔咬她的嘴唇。她咬

着他的舌尖,让他觉得疼痛。于是他的手指就惩罚性的用了力。她尖叫起来。她

说宝贝,进来吧,我难受。


  而他只是在外来回的摩挲,只是不停的吻她。琳丹想要的热度只在体外徘徊

逡巡,她我央求他,象个奴隶那样低三下四的央求他的馈赠。她听到他在暗夜里

轻笑。听到他说慢慢来。他妈的,她变的象特铁皮屋顶上的猫了。来吧,她用指

甲掐他的肩。抬起臀迎合他。


  他受不了她的刺激。进来了,迅速而直接。以前和女友说起做爱的过程时,

她们一致认为进入的那一瞬间比高潮还美妙。相当的消魂。男人所特有的动物本

能中的进攻性完全体现在此刻。琳丹仰起头呻吟,感觉被撕裂的快意。


  他并不急于到高潮,他很享受作爱过程。缓慢的抽动,一下,接着一下。让

人想起德国制造出来的产品,结实而持久。他的手牢牢的托住她的臀,目的是为

了更深的进入和更完美的贴合。她的腿环在他的腰间,基本上没有使多大的力气

,只是被他一下接着一下的顶入再顶入。并随着他的每一次用力,轻声的叫着。

直到他开始加快频率。


  他的呼吸变的急促的很了。他说,「宝贝我受不了了,」他要到了。之后是

更猛烈的深入更有力的攻险。完全的占据了她的领地。琳丹说「我也不行了,我

不行了」。她全身都是汗还有其他的液体在身下,她真的支持不下去了。他再用

力的时候,她身体绷的紧紧的,大声的叫了起来。他试图用嘴唇堵住她的喊叫,

但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抽搐起来,将他的欲望撩拨的无以复加。


  德国男人叫了起来。在她的喊声里叫了起来。然后颓然的倒在她的怀里。他

的手里满是她的他的体液。房间里满是说不来的味道。


  翰思走后,琳丹一度不抱希望。但没想到翰思给她来信,并向她求婚。终于

,琳丹如愿以偿。嫁给了那个离过两次婚,有一个15岁女儿的德国中年男人。


  1988年,琳丹去了德国。到德国后,头半年很愉快。生活比较舒适,翰

思不仅有自己的公司,而且在湖边有一栋独立的别墅。开始时,她的性生活也很

满足,翰思那将近20厘米长的粗大阴茎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快感。每晚她都主

动为丈夫口交。但渐渐地,她发现比他16岁的丈夫有SM的施虐倾向,后来经

常要把她绑起来折磨她,才会有性欲亢奋。而她却一点也不喜欢被虐待。对捆绑

和蹂躏,她只有痛苦,没有快感。她在德国做贤妻良母的愿望被打破了。她不想

生育,而且德国丈夫似乎也不想让她为他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翰思最在意的是

感官的刺激和及时行乐。这使得她的生活很孤单,性生活也很辛苦。直到几个月

后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得到解脱。


  当时,德国流行交换性伙伴,翰斯希望她能同意跟他一起加入一个当地的交

换配偶俱乐部。她同意了。在俱乐部里,他们结识了一些有趣的人,其中有一对

十分体面的中年夫妇拥有一个漂亮的罗马尼亚女奴。


  这勾起翰斯蓄奴的欲望,希望他们也能弄一个女奴,在家24小时不间断地

服侍他们,供他们玩SM,并服侍他们的生活。琳丹同意了。不久,翰斯就搞到

一个有受虐倾向的澳地利女孩艾米利。这是一个身材不高,红棕头发的女孩,有

着较强的受虐欲。琳丹肉体上的痛苦没有了,因为丈夫的施虐欲全集中在女奴身

上。但她在精神上仍感压抑,因为她很难接受同另一个女人分享丈夫,虽然这个

女人只是他们的家奴。艾米利很驯服,在他们面前总是跪着,而且他们可以随意

鞭打她。但自从她来后,翰斯三分之二的精液都射在艾米利的肛门和嘴巴里。


  每天晚上,琳丹洗漱完毕,穿着性感的内衣,洒上香水,等在床上,而丈夫

却先要在地下室虐待女奴近一个小时,才会上来干她。


  后来,琳丹干脆也到地下室,加入丈夫的游戏,她会坐在一张老式沙发上观

看丈夫在艾米利身上热身,然后就在地下室了让丈夫操。丈夫射精后,女奴总是

用舌头将他们排泄的体液从他们的下体舔食掉。


  QH这一时期,琳丹开始大量地接触SM的书籍和杂志。直到这时,她才知

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希望得到异性的虐待。


  渐渐地,她在SM中找到了感觉和乐趣,特别是看到那些有屈从心理的男人

对女人的各种离奇古怪的崇拜时,她开始亢奋。她告诉翰斯,她也想搞一个男奴

让她虐待。翰斯并不反对。他们在当地的SM的小报上登出招奴广告,没想到不

到一周竟然有20多个回复。


  琳丹在德国住了8年,期间先后同十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绝大部分是在丈

夫的眼皮底下进行的。她和丈夫不断变换花样地调剂她们的性生活,玩的最多的

是SM和D/s。其中有许多荒诞离奇的经历,让琳丹对德国社会的前卫和观念

的开放惊诧不已。


  其中有一次经历,简直让琳丹难以置信,终身难忘。1993年的一天,她

接到一封信,是一个叫史帝夫的27岁的德国男人写来的,他住在汉诺威,看到

她在当地一家色情小报上的留言。他说他想做她的活人马桶,只做三天。他说他

从小就有这种幻想,一直想实现这一不可告人的愿望。他希望LINDA能帮助

他完成自己的心愿。说如果她同意,他可以把自己锁在一个类似马桶的箱子里三

天,让琳丹把他当马桶使用。这三天他会只吃琳丹排泄给他的「东西」。而三天

后,两人可以忘记所发生的一切。


  琳丹看的心惊肉跳,但按捺不住好奇,决定给他回信。她说可以,但要她的

丈夫也加入进来,同她一起使用「活马桶。」


  几天后,史帝夫回信,说他暂时无法接受让另外一个男人使用他,因为这是

他的第一次,他目前只能接受有统治欲的漂亮女人使用他。


  琳丹将信给丈夫看,翰斯同意她一个人同史帝夫玩「马桶」游戏。


  接下去的一周,正巧汉斯要去法国办事,要五天后回来。琳丹就写信给史帝

夫,安排会面。


  那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后来她把这个故事详细地讲给罗媛春听。


  那天,她开车去火车站接他,三天后又在老地方送走了那个吃掉她三天粪便

的德国青年。后来史帝夫用英文写出了她俩三天的经历,发表在一本SM的杂志

上。


  在德国的8年里,琳丹同丈夫先后玩过8-9个性奴,还在家中圈养过两男

两女四个私奴。有一度曾经同时拥有两个家奴(live-inslaves)

,满足他们前卫的性欲需要。其中一个男奴是一个来德国读书的台湾留学生。


  这个27岁的台湾青年,到德国已经4年了,有着极强的受虐嗜好。见到翰

斯和琳丹便像找到了最终归宿一样,很快就立下契约,甘愿终身为她们夫妇做奴


  翰斯夫妻俩对台湾青年的服侍很满意,他的肛门几乎被翰斯8英寸的阴茎和

琳丹10英寸的假阳具操烂了,后来只能用嘴巴来满足这对疯狂淫乱的夫妻。后

来,他成为琳丹夫妻的厠奴。最后半年,俩人的尿和琳丹无数次的大便都是这个

台湾人用嘴巴和胃消耗掉的。琳丹越玩越过分,最后她竟然背着丈夫,用屁股将

那个台湾人活活闷死。



  第四十一章 走火入魔


  琳丹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喜欢用坐脸的方式闷死那个台湾男人。她不是因

为有过可怕的童年遭遇或天生恨异姓才对男人如此过不去的。事实上,她来自一

个十分幸福的家庭,她甚至深深地爱上了她的父亲。她只是常常会涌现一些怪异

的欲望。90年代的德国是一个性观念超前的社会,丈夫又是一个很前卫,很喜

欢感性刺激的男人。在德国的8年生活,使她变化很大。观念更新迅速,人也变

得野性放纵了许多。


  当时,琳丹已经32岁。这是女人最性感的年龄。她留着一头乌黑的长波浪

秀发,一双晶莹闪亮的大眼睛和丰厚性感的红唇。但琳丹最引以自豪的是她拥有

也许是中国女人少有的圆整而丰满、最具曲线美的臀部。


  在德国,琳丹总是喜欢穿着大胆暴露的服装勾引丈夫和他的朋友,那种明显

露出她玉臀的服装总能使男人不能自已。她也没有想到第一个通过她温热的臀沟

进入天堂的会是那个叫郑荣轩的台湾人。


  荣轩当时27岁,他一见翰斯和琳丹就疯狂地爱上了她们夫妇,尽管女主人

比他大近6岁。当琳丹发觉荣轩是无条件地和毫不设防地崇拜她们夫妻俩时,她

决定利用这样的崇拜满足自己越来越邪恶和危险的欲望。琳丹这时已经知道自己

喜欢主宰男人,喜欢施虐。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将男人置于绝对控制之下,

才会觉得兴奋。但琳丹不是那种从鞭打男人的暴虐行为中获得快感的女人。她喜

欢慢慢勾引男人、挑逗男人,直至他们不顾一切地想接近她的身体以致心甘情愿

地让她任意处置。


  不久,琳丹就把可怜的荣轩降为家中的厠奴。琳丹尤其喜欢让他喝自己的尿

后为自己口交。并喜欢在大便后用他的舌头清洁屁眼。汉斯也喜欢用台湾人的舌

头舔他排泄后的脏屁眼。而荣轩似乎很喜欢为她们提供这种口舌服务。有几次,

她甚至强迫荣轩吃掉她拉出的全部粪便。一次,琳丹大便后蹲在荣轩的头顶上命

令他将脸埋进她饱满的屁股蛋深处舔干净她的屁眼儿,她觉得一阵酥痒,大屁股

不由自主地坐了上去。不一会儿,荣轩就拼命挣扎着要呼吸。琳丹本能地竭力维

护着自己应有的地位。压在屁股底下拼命挣扎的荣轩的面孔带给她难以言状的快

感,她马上喜欢上这种感觉并且希望它尽量延长下去。在她循循善诱下,他总是

乖乖地躺在她屁股底下让她蹂躏。


  一天午后近傍晚时分,琳丹屁股坐在荣轩的脸上,陶醉在情欲与征服感的双

重满足中忘了时间。刚才她用屁股操荣轩喘息不已的嘴巴时竟然也得到了销魂的

高潮,她望着屁股底下仍在垂死挣扎的男体咯咯地笑了起来。荣轩的挣扎渐渐慢

了起来。她心里明白应该让他吸一二口气,可是屁股就是不想动。只是当她发觉

可怜的荣轩已经在她玉臀下面昏死过去时,才不情愿地慢慢抬起屁股。荣轩安祥

地睡着了,涂满她淫水的脸滑溜溜的。她不慌不忙地等他恢复知觉。


  当荣轩完全清醒时,琳丹若无其事地告诉他,她还要玩这样的游戏。荣轩十

分惊恐,但也无可奈何。琳丹承认她喜欢看屁股底下猎物那种绝望的眼神,这使

她亢奋。事实上,那天夜晚琳丹一面回想着屁股坐在荣轩的脸上的情景一面自慰

,想到他的脸不顾一切地挣扎着想脱离她臀部的重压,想到他最终因精疲力尽而

屈服于她屁股的淫威,无奈地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她,躺在她臀部底下失去知觉

时,她觉得自己无比强大,一股淫水随即涌了出来,她抽搐着达到了高潮。


  自从那次起,荣轩常常在她屁股下面昏死过去。事实上,荣轩不昏死,她就

无法达到高潮。不久,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她心里孕育,就是用她性感的屁股使这

个男奴窒息而死。多少个夜晚她构思着完成这个可怕的计划。她也有犹豫的时候

,心里也有恐惧,但在德国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和肉欲放荡的社会气氛使她跃跃

欲试。


  最终,琳丹制定出一个周密的决不会遭人怀疑的计划。计划好后,琳丹急不

可耐地想体验一下她认为是一生中最高境界的性体验。


  决定荣轩命运的一天终于来到了。


  那一周,丈夫去法国办事。她让荣轩同她去一座荒僻的山坡野餐,那是一个

开车要两个半小时才能到的山区。他们以前去过那里,自然风光优美,但人烟稀

少。近傍晚时分,她叫荣轩在砂质土上挖一个坑说是她要将他埋在一个浅墓里以

便随心所欲地坐在他身上。看着他兴高采烈地挖着土,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当地坑按她的要求挖好后,她叫荣轩脱光衣服躺在里面。然后咯咯地笑着叫荣轩

帮她一起回填挖出的泥土,直至他整个身体埋在土里只露出头部。


  当琳丹确信他已经无法逃脱后,就站在他头顶上撂起裙子褪下内裤叫他抬头

看她的屁股。如同往常一样,看一眼她肥白的屁股后,可怜的荣轩就昏昏然了。

她俯视着他迷茫的眼睛,知道自己美臀的形象实际上已经使他内心的恐惧得到缓

解。她额外施恩,屁股蹲在半空中让他看个够,几分钟后才缓缓蹲下来,但蹲到

屁股离荣轩脸部咫尺之遥的位置停住了,她将湿漉漉的阴部轻轻压向他呼哧作响

的鼻子。「嗅嗅看,荣轩,嗅嗅我的屁股!」她轻声唤道。


0 /300
全部评论
  • 暂没评论~
更多

打赏排行

充值VIP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