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正在播放:女皇脚下的奴吃黄金

收藏 678 分类:重口味区 标签:

上传者:管理员

上传日期:2021-05-13

视频打赏
打赏加载....

该视频被 0 位网友打赏过,总额为 0 金币

媛春自己也感到有些累,她一直想让春达公司早日上市,但达伟和仲年都对

她说,资产不过亿,年销售额不过8000万,根本没有可能。现在,经过一番

努力,那个现有固定资产近3500万的国企可能用1300万就会到手。她已

经调动起所有的关系,决心要把它吃下。简仲年也已经答应为她贷款800万。

现在许多国有企业都在纷纷改制,许多厂级领导都在肆意瓜分,这是千载难逢的

机会。如果能成功,她公司的经营会提高了层次,业务开展比以前好多了。但要

吃下那条大鱼,她还要贿赂很多人。她也觉得自己是瘦了一些。


  下午小曹告诉她,听说近日有一个港商要到南京来洽谈收购这家工厂,要她

到招商局和外贸局去活动活动,阻止一下。公司的法律顾问告诉她,由于医疗器

械是国家控制产业,对外资控制很严,必须经过外贸部门审批,她的几个助手担

心对方会走关系。这使她感到很烦。晚上,媛春去酒店同省政府的X副秘书长幽

会。夜里11点多才回到月亮湖。这时她已经很累了。


  陆凯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度过那一天。很奇怪,这一天他非常想媛春主人

。他思念她的声音,她的体味,她的体热,她的微笑,她曾带给他的一切。每个

人都曾寂寞过,每个人都曾痛苦过,每个人都需要他人的关怀,更带给他人关怀

,由了解与谅解组成。随着对世界的体悟,随着世事的经历的增加,他知道,人

活着,就要有一种依靠。


  那一晚,当门锁被轻启,当大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就如同他随着时间沉

淀的心灵也随之再度解放。媛春主人打开大门,再度看到她时,陆凯不由得内心

感到一阵悸动。这是种说不出口的悸动,唯一能撼动灵魂的感觉,超越一切的洁

净存在。


  他知道他爱罗媛春已经太深了!他以最快的速度爬到她的脚下。她骑着他回

到卧房,但他的脊梁骨咯得她很难受。当她感到不高兴的时候,她用力的踢他。

他做好了受惩罚的姿势,他在告诫自己,主人是为了让他成为合格的家奴这样不

辞辛苦的调教他的。


  「上来,我给你留了些好吃的东西。」她脱掉衣服,只留下乳罩,躺到床上


  陆凯立刻扑上去,把头伏在她的大腿中间,舔着她有些红肿,味道浓烈的阴

户。陆凯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第一次服侍主人的女友的情景。主人那个女友的阴

户也有这种味道。


  那是二月下旬的一个早晨,媛春开车带陆凯去上班。


  「今天晚上我有朋友来,你可不要丢我的脸。」主人在路上告诫陆凯。


  「是,主人!」虽然他不太明白「不要丢脸」的意思,但他不敢问,罗媛春

的习惯是,让「奴隶」自己好好体会「主人」所说的话中的意义。他更不知道是

主人的哪位朋友,旦愿是他见过的。晚上,俩人一起回到「家」里,「主人」一

边喝茶一边看电视,他则跪在她脚边轻轻地为她捶脚。


  门铃声响起,罗媛春牵着他去开门。


  一位漂亮「锐利」的女士走了进来。原来是那位见证他们契约,后来又给她

们录像的张琳丹,她脸型长圆,留着贴脸的短发,紧身皮短裙下是铮亮的高统皮

靴,紫黑色的嘴唇透射出慑人的光芒;她穿紧身皮衣皮裤,眼神中总带着一丝傲

气。主人热情地拥抱、欢迎她的到来。


  「张阿姨晚上好!」他彬彬有礼地向她叩首请安。「哦,调教的不错了吗,

」短发女士瞟了他一眼,对主人说。「那要等你来鉴定啊。」主人微笑着回答。


  「喂,你!刚才叫我什么?」短发女士突然开口,声色俱厉地向他喝道。「

张阿姨!」


  「啪!」戴着皮手套的手重重地掴在他脸上。「贱货,阿姨是你叫的吗!?


  他委屈地看着主人,主人笑笑一耸肩,「今晚你是她的。」说着,将狗链交

到短发女士的手上。


  「叫主人!」短发女士扯过链子,恶狠狠地喝令。「对不起,张阿姨,我只

有一位主人。」陆凯看了看主人,坚定地回答。


  「哦,是吗?等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先领我参观一下你的新家吧,媛春

。」


  「好啊,你跪在那儿,不许动」


  罗媛春领着短发女士上楼去了,十分钟后,她们参观各个楼层后,从地下室

走上来。


  「该你了「短发女士用力地扯着陆凯颈上的链子大步向地下室走去,他被拎

得脖字很痛,只能跟在她脚下爬去。


  走进地下室,这位女士用力将他扯向她,然后一脚狠狠地蹬在他肩上,「啊

!」他惨叫着倒下。


  「爬起来!」女士走到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根很硬的九尾鞭。


  他跪直起来。


  「啪!」皮鞭抽在他胸上,强烈的疼痛使他连叫都叫不出来,还没缓过气,

第二鞭已抽下。他跪得直挺挺地绷紧身体硬受了十几鞭。在她鞭他的时候,媛春

主人回她的卧房去了,这样,他的最后保障也失去了。


  当鞭打告一段落时,他大口地喘气。


  「哼,说话呀!」女士轻蔑地看着他,得意地说。


  「您很厉害,张阿姨,但我只有一位主人!」


  「#!」女士将脚踩在他脖子上,使他成为趴着的姿势。


  女士围着他走了一圈,靴跟在地板上发出「铿铿」的声音,强烈地敲击着他

的心灵,狗链仍然牵在她手里。


  「你,把屁股掘起来!」


  他默默地照做。


  女士一脚踩上,尖锐的靴跟无情地碾动着。她把链子一扯,「转过头来,你

这贱奴隶!」他回过头去看她。她得意地晃动她踩在他身上的美腿,盯着他问「

承认吧!难道我不是很有魅力的主人吗!!」


  「您很漂亮,也很厉害,但我说过,我只有一个主人!」他强忍臀部传来的

刺骨疼痛,口径不改。


  「如果没有媛春主人,你会爬着来求我做你的主人吧,贱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是罗媛春主人忠实的奴隶!」「哈哈!好,那

就看看你有多忠诚!」她不再说话,只是用皮鞭重重地抽击他的臀部。


  地下室中只剩下皮鞭抽击屁股的锐利翠响和他的闷哼声。


  他默默地咬牙忍受,困难地支撑着身体,以使自己的臀部保持在这位残忍的

女士合适的最佳抽击位置。鞭打的声音刺激着她,自己的闷哼声也刺激着她,他

羞耻的兴奋起来。


  「看看自己的狗茎!向主人求饶吧!」


  他无言,兴奋是一回事,忠诚又是一回事。


  他的身体开始因为疼痛而颤抖,臀部既痛又麻,同时还奇怪地有些痒,痒的

感觉使他希望有更多的鞭子抽在他的屁股上。当然,如他所「愿」,鞭打在继续


  女士将他牵到镜子前,让他的屁股对着镜子「好好看看,是不是很漂亮啊!

」她得意洋洋地问。


  他被自己的臀部花花绿绿的样子吓了一跳:天啊,自己的屁股居然被折磨成

这样!整个臀部都已红肿,腰、背、大腿也是伤痕累累,暗红色的条纹交错着,

有些地方成了黑色,血肉模糊成一片!他痛苦地别过头去。


  「给我好好地看着!」她凶狠地踢了他一脚,他只能悲惨地继续欣赏她的杰

作。


  「怎么样,还不肯叫主人吗!?」「主人,只有一位!」


  「你在找死!」她走到架子上,换了一根近一米长的鞭子,威风凛凛地向他

走来时,在空中挥出响亮的「啪」的一声。


  他恐怖地缩了缩身体,但,他能躲到哪里去呢?「趴好,拱起屁股!」他听

得出她愤怒的意味,但,媛春主人的奴隶是不屈的!她离他半米远,口中用力呼

喝着挥鞭。赤裸裸的虐待,赤裸裸的忍耐。


  体液、血液在空中形成奇怪的虐味,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疼痛的感觉

变得很奇怪,似乎痛的不再是臀部,而是在心里,在骨里,在脑海里。疼痛既遥

远,又深入,他有些迷糊起来。她仍然在呼喝着,鞭打着,他重重地摔倒在地板

上。她赶过来,一脚踩住他的脸,继续抽打他,他倔强地望着她,就是不投降。

「哼,你这个不识情趣的家伙!」她恶狠狠地将鞭子往地上一扔,去楼上找媛春

去了,地下室里只剩下他无力地蜷缩在地板上,默默地看着皮鞭上自己的血迹。

一个小时以后。


  主人和琳丹下来了,他忙爬起来跪好。「你真是一个不识情趣的奴隶!」主

人对他说∶「小奴,从现在起你要像服从我一样服从琳丹,她也要加入我们,现

在爬过来向你的新主人请安,」


  陆凯非常顺从,跪在琳丹的鞋子跟前,」对不起,主人,」接着,他非常顺

从地吻了她的高跟鞋。同时间,一只鞋子从她脚上滑落,


  媛春主人命令他,「现在崇拜她的脚,告诉她你是多么地愿意服侍她。」他

捧起这只穿着尼龙丝袜的脚,移到他的嘴唇边,开始温柔地亲吻,为她做足下按

摩。混合着皮革和汗味的气味让他有些沉醉,心理上逐渐将这个漂亮的女士看做

主人。


  按摩完后,媛春主人命他爬到琳丹坐的地方。并令对她的脚做同样的按摩,

然后,还要继续崇拜丝袜包裹的大腿,直到她的大腿根部。他闻到了她阴部的味

道,她没有穿内裤。突然,她伸出腿将他仰面踢倒在地上,她站了起来,转过身

手扶在椅子上,掀起短裙,呈现出高贵的臀部。」上来,我的奴隶,舔我的屁股

。」他顺从地抬起头,将脸贴在了她的屁股中间。她的臀部向后挺,知道他的舌

头终于触到了她的玫瑰洞,她的肛门肌肉一张一弛,他的舌头被深深地吸了进去


  「看见没有,他多么喜欢这个,你说的对极了,琳丹,贱男人需要吮舔女人

的屁股。是不是,小奴?」


  他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此刻,琳丹分开了两边臀部。


  「再进去点,你这条贱狗,把你的舌头钻得更深一点,不然,你得不到你想

要的!」他卖力地将舌头伸到她的肛门深处,主人的手伸向了阴部,开始揉搓自

己的阴蒂。她会偶尔将粘满密汁的手指伸到他的嘴边叫他把它舔干净。终于,她

高潮了,伴随着快感用她的臀部在奴隶的脸上摩擦。然后他被命令躺到床上去,

媛春跨骑在他脸上,他马上明白了将会发生什么。他张开嘴迎接主人的小便。圣

液落到了他的舌头上。他喝主人的圣水时总是象饥饿的人遇到了甜点一样。


  所有这一切都被琳丹看在眼里,他肯定这位新主人非常亢奋,她的呼吸加快

,专注地看着所发生的一切。媛春主人用完了活马桶后,示意琳丹到他躺着的地

方来,「来吧,琳丹,让这个下贱的小男人给你做活马桶。他喜欢这样,喜欢给

女人做马桶。让他告诉你,他多么感激你让他当你的马桶。」张琳丹过来,掀起

裙子坐在他脸上。


  他还没有欣赏她的美腿。就很快被她裙子下的帐篷「囚禁「了起来。餐张琳

丹脱下连裤袜,将赤裸的阴部贴在了他的嘴唇上,那里已经很湿了,他听到了命

令「舔我,贱奴才,舔你的新主人。」他立刻照办,他的舌头按摩着她的阴部,

并开始沉醉在她的体味之中。


  与此同时,他感觉内裤被脱掉,小弟弟已经硬了,他听见媛春说「看啊,琳

丹,看这家伙,舔你时多兴奋。」琳丹伸直了腿,这样全部的体重都集中在他脸

上,她的肛门准确地停在了他的嘴上,他感觉一双脚踩在了他的小弟弟上,他于

是更加卖力地舔。新主人的臀部在他脸上有节奏地摩擦,越来越快,终于她泻了


  「你可以射」陆凯听到主人对他说。


  他感到琳丹的阴部越来越湿,同时他尝到来自另一个女人身体内的黄色饮料

。在急饮琳丹尿流时,他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喷泻在了琳丹的丝袜脚上。


  兴奋过后,琳丹站起来,坐到沙发上,把脚伸到他嘴边,命令他,「把我的

脚舔干净,奴隶「。


  短发女士临走时向他微笑了一下,主人笑着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但是

在她的眼光中他分明看到了满意的信任。他的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他,作为

媛春主人的忠实奴隶!他没有给主人丢脸。


  「上楼来,我知道你射了,可我今晚要你的鸡巴。」送走琳丹后,媛春对他

说道。陆凯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着主人的背后,爬上二楼。


  媛春脱光了衣服,来到窗前。月光如水,均匀地撒在她丰腴的身子上。她很

欣赏自己的身段:成熟的女性美从她丰腴的身材上流光溢彩,低头看是丰满的乳

房,向后看是圆润宽阔的臀部,用手抚摸自己的腹部,感觉丰厚柔软。媛春瞅着

自己的身子想:像他这样的女人是会有男人这样崇拜的。


  可为了保持这样的体型,媛春也吃了不少的苦。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4点她

都要到公司附近的健身房里锻炼一个小时左右,器械练习15分钟,蹬翘板机1

0分钟,然后在跑步机上跑25分钟,大约2公里的路程,出一身的汗,然后去

洗淋浴。每次在跑步机器上的头5分钟还可以,5-8分钟时非常想停下来,只

有在这时候,她才感觉到女人的性感身材是要付出痛苦代价的。周末,她会去郊

游,有时鞭打她的奴隶20分钟,也可以出一身的汗,前一段时间,陆凯是她周

末健身的主要受害者。在陆凯面前,她可以充分暴露她性格上凶残的一面。


  此刻。陆凯跪在她的脚下。成为她24/7的贴身奴隶以后,他似乎真正找

到了自他,现在他什么都不用管,只要顺从主人就可以了。做主人的呢?其实也

什么都不用管,尽管依着自己心意使用奴隶,满足自己就够了。性爱中相互拥有

相互依恋的滋味,也只有这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才能让人得到最深的品尝,只要双

方内心爱护对方,这种感觉也许是人世间最美妙的。媛春走进自己宽敞豪华的卫

生间,走进已经放满温水的大浴缸。


  陆凯服侍主人洗过澡后,为主人擦干身体。待主人躺到床上后,他又为她按

摩了半个小时,才开始为主人口交。


  「呵呵呵——」


  女人轻笑着,挺起宽大的屁股向他压下来。这次,罗媛春整个儿坐到了他头

上,毫不留情地紧紧压住他的口鼻,只让他在双腿中勉强露出一双眼睛。


  「不许说话,快舔」她笑盈盈地望着他的双眼。得意地用毛茸茸的下身磨蹭

着他的脸。


  陆凯觉着整张脸都被这个中年女人搞湿了,源源不断的水正从女人下身的裂

口里面渗出来。没有办法。


  他想用舌头探探主人的阴道有多深,他努力了几次,发现这是徒劳的,那简

直就是无底洞。这次试探却激发了主人的狂劲儿,为了更深的吞噬男人的舌头,

她的双腿下意识地死命夹紧了男人的头颅,整个身子都压到了他脸上,仿佛她屁

股下面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张舒服的垫子。


  「啊——。」女人快乐地叫出声来,「我操,真爽,舔,舔进去点,给我舔

出尿为止……哦。」


  女人的快乐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她疯狂地往下用力,使他完全失去了呼

吸的空间。他感到蹩得厉害,赶紧用力推了推主人的屁股,想给她提个醒。她却

没有理他,反而两只手都揪住了他的头发不让他动弹,一挣扎发根就疼得不行,

缺氧开始令他头晕。他急中生智,双手支撑着女人的大腿,猛然间一翻,才把头

挣脱出来。


  他实在没有想到,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变得如此强大。再强壮的男人,仅凭

借脖子就敢去挑战女人的下身,那真是太愚蠢了。怪不得有些人会因此窒息而死


  「上来吧」媛春懒懒地命令道。


  他立刻把勃起的阴茎插进她的身体,感觉整个人就属于她。


  「啊!奴隶!」她收进他的阴茎,转身把他压在身下,疯狂地占有着他……

他们紧紧抱在一起。


  夜里12点半,他还恋恋不舍地跪在主人的床前。這時候主人已經睡了,側

臥著身子,抱著一條薄被,一條修長而白嫩的玉腿壓在被子上,两条大腿深处已

经被他舔的干干净净,主人的屁股顯得極其豐滿肥碩。他已经舔吻主人的肛门有

二十几分钟了,真舍不得离开。因为夜里舔主人的肛门是他感到最幸福的时刻。


  4月的天氣還是有一點涼意的,他怕主人著涼,走上去輕手輕腳地把她的身

子翻了過來,讓她成仰臥的姿勢,好把她身下的被子抽出來。


  主人仍然睡得很熟,豐滿的奶子即使是平躺也依然高聳,兩腿微微張開著,

整個陰戶勾勒得十分清晰。


  他看著這淫褻的風景有點忍不住,这就是征服了他,并统治着他的女人。他

把脸轻轻凑上去,用舌头轻舔主人的阴部,会阴。鼻尖离主人的肛门只有不到1

厘米。


  他心里荡漾着一股对主人强烈的爱。他真想再射一次精,但没有主人的允许

他不敢,主人只允许他半个月射一次。


  第二天早上,像往常一样,他跪在主人的床前等她醒来,主人睁开眼睛后,

过了一会儿,掀开被子,「进来」。


  他立刻将头钻进她的被窝里,把脸埋进她的大腿中间,像每天早晨必做的那

样,开始舔她的下身。今天感觉好像有很多水,一直到后来她掀开被子,推开他

的头,他才发现自己鼻子和脸上都是血,他突然记起,主人应该是来月经了。主

人现在的月经很正常,味道跟淫水差不多。


  陆凯有些紧张。


  「哇, 你去洗一下脸,然后回来,给我舔干净」


  陆凯迅速到厠所洗了一下嘴脸,赶回来,把头伏进主人的大腿深处,他拼命

地舔起来,但越舔主人的阴部越红,


0 /300
全部评论
  • 暂没评论~
更多

打赏排行

充值VIP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